噓!別說話。

關於部落格

看著他隨著時間流逝而去。

關於圖:


因為有那片天空。





何処にですか、私の夢 。



沒有永遠的孤獨。

  • 41545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機車、背包、夾腳拖

  我要逐風飛翔。

  穿上夾腳拖吧!

  任何地方就都可以去了。

  機車會是妳的羽翼。

  它也許到不了很遠,但風會伴隨在你的身邊。

  不安的時候,想著妳還有背包那就夠了。



 
  學會騎機車的那一年、拿到機車的那一年,我產生了哪裡都可以前去的幻覺。

  就像是少女革命裡,搭上鳳曉生的車就可以前往世界的盡頭呼嘯。

  少年都是熱血的,誰都想前往世界的盡頭一探究竟,但卻沒有發現世界是無涯無盡的。

  就像冬芽和莢一騎著摩托車模仿鳳曉生在世界的盡頭奔馳一樣。
  

  所以說真的,在看動畫看到那一段時我超級有感觸的。


  但更多的時候,機車對我來說是一個流浪的意象。


  那份流浪,不是真實的流浪,是一種概念上的流浪。


  我們都曾徬徨、在生命的軌跡中流浪。

  應該說許多時候的我們都是如此。


  一個假漂泊的人,穿著掉嘎、夾腳拖,騎著機車讓頭毛隨風飄揚的概念。
  (騎車還是要戴安全帽啊各位。)


  騎著騎著,就會莫名其妙地來到了海邊,從不知道哪裡掏出吉他,在海水鹹味和海產腥味中彈奏。

  這就是我高中、大學時期心目中的「世界的盡頭」。


  夾腳拖是很強悍的。

  其實應該是拖鞋才對,因為我沒有很喜歡夾腳的類型。

  不過因為沒有夾腳的有點難買,所以後來我還是乖乖地買了一雙。


  總之,我有一雙拖鞋,好像站在翅膀上面,好久不見,飄飄欲仙。


  穿著它感覺就可以上山下海了。

  要出門時就順順套進去就行,回家時就煞氣甩到鞋櫃上。



  背包裡裝的不是吉他,是書。

  但是我們都知道,當你出去玩帶著書基本上是沒機會讀它的。

  偶爾會帶著筆記本,方便我手癢時可以寫寫畫畫。


  但是我已經沒有那種創作的爆發力,也時常遺忘這件事。
  (國中時曾心血來潮,走進敦煌,在裡面寫小說寫了一個下午。)



  時間總是不夠用來做白日夢也不夠用來流浪。

  但抽一天城市漫遊滿足想像也還算是不難。


  貧窮是可以接受,但是確幸是無法退讓了。

  最終的最終,必然要帶上一杯手搖飲,雖然它沒有被寫在標題裡。


  寫了那麼多廢話,其實只是前幾天爆發了食安風暴,很多我喜歡的飲料都下架了,然後騎車在台中市漫遊時忽然腦中冒出了許多東西而已。


  好吧,想想飲料農藥殘留什麼的,我都不知道農藥這麼好喝,我想我快變成生化人了吧?


  問君能有幾多愁,卻道天涼好個秋。

  三升毒素且下肚,一頂iPad溫開水。

  白日放歌且縱飲,青春作伴走八方。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塑杯空對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