噓!別說話。

關於部落格

看著他隨著時間流逝而去。

關於圖:


因為有那片天空。





何処にですか、私の夢 。



沒有永遠的孤獨。

  • 426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寫意。


壹、靜態的圖像

天灰。

天黑。

淺灘漣漪靜默盪漾。

本心早已不存。

靜默望天,

四周大廈竟圍成了一個井口般的模樣。

魚眼鏡頭。

那個圓,讓氣流在內盤旋匯聚成氣旋。

我好像被攫住了,
動彈不得。

但我也不想掙扎。

腳底,地面忽然冒出一些泥漿,冒著泡,我被慢慢吞食進去。

「妳,為什麼在這裡?」

我空洞的雙眼,
看著藍灰色的天空。

萬里無雲卻非晴空。


貳、鐘子期死,伯牙斷琴絕弦

我背著那跟著我四年的電貝斯走在學校前的天橋上,
忽然眼前浮現了一個熟悉的一段場景,
然後,
在那一瞬間,我想摔琴。

那場景是高二時的夢境。

少女,穿著白色襯衫上衣和黑長褲的制服,白襯衫頹廢的垂在褲子外沒有紮著,而少女參雜著黑、棕、白的頭髮隨意的紮成兩束垂在身後。身後,慵懶的掛著象徵高中女學生的紅色側背書包,紅色書包旁,躺在少女背上的深黑色琴袋裡面,放著一把藍色和白色組成的電貝斯。

地點是高雄火車站前面那一條大馬路。

應該很熱鬧的地方。

但那天,
那條路上,
一台車也沒有、一個人也沒有。
那條路旁,
店家的鐵鋁門緊緊的拉下貼著地板,微弱路燈灑下稀稀落落的光。

天空很黑,月亮很白。

冷風急嘯,仿若哭嚎。

少女支身站在馬路中央,腳下踏著的是分隔雙向道的雙黃線。

四周忽然黑影籠罩。

五條黑影向少女慢慢聚攏。

沒有言語沒有表情沒有對話沒有情緒。

但空氣中瀰漫著戰意。

少女右腳向後跨,右手下意識的按上了背上的琴袋。
然後,
她握住了琴袋中的那把貝斯,
與此同時,五條黑影同時衝向少女。

貝斯被快速的抽出,
被往黑灰色的柏油道路上一砸,
琴身粉碎,
藍色與白色的碎片如彩球紙花向四面八方飄散。

漆黑的刀刃,
握在少女手中的,
是一把漆黑的刀,
反射月光和燈光,
銀色刀光熠熠,
五道黑影受到驚嚇紛紛往後退了一步。

少女嘴角上揚。

然後舉刀俯身衝刺。

「對不起噢!我們臨時決定要改找別人了。」
流浪的開始。

「那妳就是我們團的貝斯手!」
妳話猶在耳,猶如陽光。

我曾以為流浪已經結束了。

可是並沒有。

「如果此生註定孤獨。」
「如果此生註定飄浪。」

夢境的結局我忘了。

而且從頭到尾沒有看清那五個黑影到底是什麼。
是人是獸是魔?

我還是站在天橋上。

天橋下是熙來攘往的車群。

綠川的水黑黑綠綠在長滿青苔的排水道緩流。

「如果此生註定孤獨。」
「如果此生註定飄浪。」

飄浪的不是形影而是心靈。

難以尋覓靠岸的港灣。

為忘記安定的感覺。

難以縮減永遠的距離,

因已懼怕靠近的熱度。

難以求得的知音,
能否讓琴身粉碎,
從根本毀了這個難解的問題?

(沒有音律,何須知音?)


参、視差;視點;視線

高傲只會被慢慢磨蝕。

絕望只會慢慢的增長。

然而不因是這樣。

氣旋。

氣旋。

氣旋。

就這樣束手就擒的被捲入泥淖中嗎?

氣旋。

何不乘之而飛升?

當視點拉遠之時。

當視線匯聚之時。

當視差消失之時。

切入的角度。

淡然無味的水。

無思緒。

那樣,就連結局也不存在了。

因為一切都已不存在。

眼眶不再酸澀,
呼吸不再阻塞,
情緒也不再翻湧。

高傲是該磨蝕。

但刀鋒卻該被磨利。

犀利的畫入正確的角度,切出漂亮的剖面。

妳曾經這樣說過:
「與其追求不可知的期望,不如掌握住踏實的路。」

鋪路吧!

原本真正該走的路。

在淺灘中穩穩站立,
接著就能攀爬出去。


真是夠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