噓!別說話。

關於部落格

看著他隨著時間流逝而去。

關於圖:


因為有那片天空。





何処にですか、私の夢 。



沒有永遠的孤獨。

  • 426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雨夜輓歌

 雨夜輓歌--
 
  大雨三月,連綿不止。
 
  「那個,要走囉……。」我輕輕的告訴這自己。
 
  校門口前雨還在下著。
 
  我打著一張薄如紙的淡藍色摺疊傘,傘架有些彎曲,傘面有些變形。
我別過頭,快速的騎著腳踏車衝入雨陣中,因為不想看見你的背影。
我最討厭看見你的背影,但又最愛看。
 
  我答應過自己不會為你流眼淚的。
 
  不知從何處,
傳來了「癡心絕對」的旋律。
 
明明是一首很芭樂的歌,
明明哼著那首歌的那名根本不認識的路人用很愉快的語調在哼著它。
 
那個路人,
一定在哼的當下沒有意識到那首歌的歌詞意義。
 
可是我意識到了。
 
對不起我毀了對自己的承諾。
 
我不爭氣的流下了眼淚,
一邊哼著那首芭樂歌,一邊流淚,
在這月光微涼風微冷的雨夜。
 
------
 
  「寂寞是什麼?」這是我一個人無聊時很喜歡想的問題。
 
寂寞,
是很美麗的兩個字。
 
它該是什麼樣的顏色呢?
 
該是什麼樣的樣子呢?
 
  在那個夜裡,
我哭泣了,
卻不敢讓任何人知道,
想告訴誰,
卻又無人能告知。
 
說了,
知道他們會說我傻,
這個我早就知道了,
所以也不需要他們特地來告訴我。

雖然我知道他們是關心我。

 
我只是想找個人說,
但是我找不到一個只會好好聽我說而且不會唸我的人。
 
  寂寞的顏色,
該當是藍黑色的吧!
 
如天空之藍、如夜之幽黑。
 
也或許是蒙著灰塵的空氣,
灰濛濛的,卻抓不到任何東西。
 
  「妳在想什麼?」忽然,有個聲音在我身旁響起。
 
我停下車,想找出聲音的源頭,然而左顧右盼,不見人影。
 
  「那個,我在妳的面前喔!」我低頭,看見腳踏車的車頭上,正坐著一個身型極小的女孩。
 
體型很嬌小,
大概是一百五十公分左右的女孩等比例縮放到四十五公分左右,
五官細緻,
年紀上看起來很輕,
表情卻散發著很超齡的成熟。
她張著一雙水藍色大眼看著我,
頭髮是接近白光的金色,
皮膚也白皙的不可思議,
奇妙的是,有一對尖耳。
 
  「妳妳妳妳妳妳妳妳……!」我看著這明顯體型不應該是人類的少女吃驚的說不出話來。
 
  「哎呀!妳的反應很大呢!」那個少女歪著頭看著我:
「確實喔!歌珞不是人類,所以妳吃驚歌珞也不意外喔!」
 
  「……妳為什麼會在這?」我試圖回復冷靜,問。
 
  「這回又很鎮定呢!」少女好像很開心:「因為妳有需要,所以歌珞就出現了啊!」
 
  「我有需要?」我一愣,看向少女。
 
  「是啊!妳不是有想要講的話,卻不知道要跟誰說,很孤單嗎?」少女露出充滿包容力的微笑。
 
  「是沒錯啦……!」我說:「那妳既然不是人類,妳是什麼?」
 
  「歌珞是精靈噢!」少女微笑的說:「是人類作品裡面很常出現的那種精靈喔!」
 
  「這樣啊……!」我一邊聽著,一邊思考著自己是不是壓抑自己的情緒太久,以致於產生了幻覺。
 
  「吶吶,小君剛剛好像很難過吶!可是告訴歌珞是什麼原因嗎?」少女一副好像已經知道答案了的樣子,但仍睜著大眼問我。
 
  「妳……妳知道我的名字?」沒錯,我叫做謝婉君,是個很菜市場的名字我知道,還有路上不要隨便亂認親,我不是你表妹。
 
  「嘻嘻,歌珞知道的事情不少喔!」自稱歌珞的精靈少女一邊捲著自己的頭髮,一邊說著:
「畢竟我們常常穿梭在你們的生活之中,可是你們人類都沒有查覺嘛!」
 
  「那妳現在為什麼又出現了呢?」我問。
 
  「因為,現在沒有其他人,小君又剛好注意到我了嘛!」歌珞說道:「而且,歌珞是小君的專屬精靈喔!」
「還是該說小君是歌珞的專屬人類呢?」歌珞開始自言自語起來。
 
  「欸,我說,歌珞……是吧?」我開始對這個莫名其妙出現的來者問話:「妳說專屬是什麼意思?」
 
  「ヒ、ミ、ツ!」歌珞用一個很大的微笑對著我說。
 
  「欸,我說,秘密就秘密,不要刻意用日語還把音節斷開來啦!」這樣根本是惡意賣萌了吧!我心想著。
 
  「唉呀別管那麼多了,反正人家是來幫小君的就是了!」歌珞說:「小君剛剛在哭呢!是因為那個叫浮文字的男生的關係嗎?」
 
  「什麼浮文字?浮文字是小說的類型好不好!明明就是傅彣識。」完全沒有一個字對的啊!除了中間那個字意義和音是一樣的以外。
 
  「啊啊!因為歌珞是歪果人,所以發音不標準是正常的嘛!總之,管他是浮文字還是腐蚊子,反正就是小君在意的人嘛!」歌珞一臉無所謂的說著。
就說沒有一個字是對的了嘛!還有歪果人是什麼鬼?這年頭連精靈都流行這種東西嗎?
 
  「妳明明什麼都知道了嘛!」我冷冷的看著歌珞,嘀咕著。
 
  「嘿嘿!因為歌珞都一直看著噢!」歌珞微笑的說著:「一直、一直……。」
 
  「喔。」我毫不猶豫的句點了歌珞。
 
  「真的是很奇怪呢!」歌珞望向黑漆漆、仍然下著雨的天空:「小君和小傅明明一直還滿要好的啊!為什麼忽然間就都不說話了呢?」
 
  「明明就一直都在旁邊的……。」歌珞的聲音忽然遙遠的像在黑夜裡的冷風一樣,飄忽而不定,卻深深刺入了我的心裡。
 
  是啊!為什麼呢?我沉默不語。
 
  「小君沉默了呢。」歌珞微笑的看著我:「想要去問小傅問題出在哪嗎?」
 
  我沒說話,心裡卻已經動搖。
 
  「吶,小君想知道嗎?」歌珞又問了一次。
 
  我望向歌珞,點了點頭。
 
  「那麼,歌珞,帶妳去見一個精靈吧!」歌珞微笑著說完,忽然身邊強光大作,我、歌珞還有腳踏車,全部浮了起來。
 
  雨,未停,夜仍漆黑。
 
------
 
  「那天妳飄然降臨,而風未停、雨未停。」
 
傅彣識躺在地板上,看著天花板。
 
  「而我卻未曾意識,那一刻的意義。」
 
地板上散落了一堆紙,
紙沒有規則的散落一地。
 
  「小傅,這張進步了不少。」一旁,一個體型如同真人等比例縮小人偶的少年,站在其中一張紙旁邊說道:「下個月,就拿這張去投稿吧!」
 
  那個少年,他也有一對尖耳,銀白色的頭髮,白皙的皮膚,細緻的五官,卻帶著冷酷的感覺。
顯然的,也是個精靈,跟歌珞一樣。
 
  「赫特,我這樣做真的好嗎?」傅彣識看向一旁的精靈少年,問。
 
  「啊?你都做了才問我,這樣對嗎?」精靈少年一臉無所謂的回答:「反正依我的觀點,我只是要負責聽你說話,至於你該怎麼做,恕我無法提供意見。」
 
  「你們精靈,還真是無情啊!」傅彣識微笑,看著天花板說。
 
  「無情的是人類吧!」赫特在紙張上來回走著:「明明有很多話想說,卻總是都不說出來。」
 
  「因為不知道該怎麼說啊!」傅彣識打了個哈欠:「而且真的說了感覺好奇怪。」
 
  「……是不懂奇怪在哪啦!」赫特飄了起來,坐到了窗台上:「反正你這幾天,為了下個月的成果展,已經很累了,先趕快睡飽比較重要吧!」
「後天還有一科主科要考試啊!早點睡明天才有體力抱佛腳。」這句話其實才是重點。
 
  「也是,不能再不務正業了。」傅彣識坐了起來,開始整理散落的紙張和一旁的畫具:「雖然我現在覺得我的正業應該是畫圖才對啦!」
 
  赫特坐在窗台上,看著傅彣識整理著東西。
 
  「小傅,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畫圖的?」赫特忽然發問。
 
  傅彣識停下了手上的工作,有點愣住,接著緩緩說道:「一年級的時候,喜歡的女生參加了西畫社,所以跟著加入,之後就開始畫了。」
 
  「可是那個女生明明後來退社了啊!」赫特說。
 
  「啊啊……是因為習慣吧!」傅彣識抓了抓頭:「反正後來覺得畫圖還滿有趣的,不知不覺就畫下去了。」
 
  「原來是這樣。」赫特漫不經心的回答:「不過果然還是因為社團內也交到了一些不錯的朋友吧!」
  赫特微笑的看向傅彣識:「比方說謝婉君之類的……。」

  傅彣識聽後,停下了手邊的工作:「她啊……。」
他再度望向天花板:「是個不錯的人,對我還滿好的。」
 
  「喔。」赫特簡短的應話。
 
  「我是還滿感謝她的啦!」傅彣識忽然說:「不過,有的時候還真的覺得滿對不起她的。」
 
  「為什麼?」
 
  「嗯……,怎麼說呢?」傅彣識思考了一下,接著繼續敘述:
「總覺得剛入社的時候有很多事情麻煩她吧!還有後來分班分到同一班的時候也是。」
 
  「其實也知道她應該不會介意啦……。」傅彣識道:
「我也隱隱約約能感受到她幫我的真正理由,不過正因為這樣,會覺得更不能麻煩她,總覺得很對不起她。」
 
  「你的情緒還真是糾結啊!」赫特冷冷的說:「難怪有些人類說學藝術的男生都細膩的很不正常。」
 
  「停!赫特你給我閉嘴,說那什麼很明顯帶有偏見的話!」忽然,從窗外傳來了一個女孩子的聲音,接著窗外出現金色光芒,赫特皺了皺眉頭不知道在喃喃自語著什麼,而傅彣識則是一臉驚訝的望著窗外。
 
  「可惡!歌珞,我只是在陳述一件我所知道的事實,那不是我本身想表達的意……啊啊啊啊啊啊!」光芒消失時,赫特的身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金色頭髮的精靈少女,正騎在他的身上、拉著他的耳朵,那名精靈少女正是歌珞。
 
  「別的精靈?」傅彣識驚訝的看著正在欺負赫特的歌珞,然而更令他驚訝的是,有一支眼熟的淡藍色雨傘正從他房間的天花板上摔了下來,雨傘落地的附近,還有一台很眼熟的腳踏車正倒在他的房間地板上,而眼熟的腳踏車上面倒著另一個更加眼熟的人:「……婉君!妳怎麼會在這裡?」
 
  「……啊!」倒在腳踏車上的謝婉君立刻站了起來,然後向後跳了一大步:
「小小小小小小小……小傅!」
 
  兩個驚訝的人類面面相覷,不發一語。
 
  「莫急莫慌莫害怕,想必是歌珞不小心使用了傳送的法術,然後再不小心的把謝婉君連同她的腳踏車和雨傘傳送到了這裡。」赫特忽然用了十分正經的語氣說道。
 
  「誰跟你不小心?歌珞是特地帶小君來找你的!」歌珞嘟著嘴,有些不開心的對赫特說道。
 
  「找我幹嘛?」赫特問。
 
  「歌珞想說你是小傅的精靈,如果有關小傅的問題,來找你就對了。」歌珞開心的說。
 
  「……我說,妳在當事人面前說要問另外一個人關於他的問題,這樣真的沒問題嗎?」謝婉君和傅彣識忍不住同時吐槽。
 
  「吵死了小君,歌珞很努力想幫妳的忙耶!」歌珞用細弱的聲音吼道。
 
  「妳根本是幫倒忙吧!進度超前也要有限度啊!」赫特輕輕的在歌珞的額頭上彈了一下。
 
  「啊!好痛。」歌珞揉了揉額頭:「可惡耶!壞赫特,就是因為赫特這樣子被動,才會讓進度一直卡死啊!」
 
  「我們不是只要扮演好聽眾的角色就好了嗎?」赫特冷冷的說:「我們畢竟只是因為人類的精神而生、用以傾聽他們心聲的存在不是嗎?」
 
  「可是,歌珞聽到了小君的心聲是想要前來尋找小傅嘛!」歌珞一臉無辜的說。
 
  「妳也太忠實的呈現了吧!」赫特無奈的看向歌珞。
 
  四周忽然又陷入了一整片的沉默之中。
 
  兩隻精靈也跟著沉默了下來,看向了兩個同樣在沉默中,面面相覷的人類。
 
  良久,傅彣識總算開口說出了第一句話:「妳……想要找我?」
 
  謝婉君沉默了一陣子,然後有些遲疑的點頭:「……嗯。」
 
  「妳……想跟我說什麼?」
 
  「小傅。」謝婉君看著傅彣識,很久之後,還是再度把眼光掃向了地面。
 
------
 
 
  「那天,你,翩然來到,而月因之起,雨因之停。」
 
  「而我,當時並未意識,那一刻的意義。」
 
  「直至後來,很後來的後來……。」
 
 
  『妳一直在那,未曾遠離;影一直在那,未能揮去。』
 
 
  「是曾那樣的刻骨銘心卻又是這樣的漫不經心。」
 
  
  『是曾那樣的漫不經心卻又是這樣的刻骨銘心。』
 
 
  「而我知道的,你一直在那,未曾接近;夢一直在那,未能清醒。」
 
 
  『我還是在這裡,即使妳曾試圖改變過那個座標。』
 
 
  「我還是得回去,即使我曾試圖移動過我的座標。」
 
 
 
  雨夜,不停。
 
  雨停,不夜。
 
 
  黑夜中,金色的光點,輕輕的唱著歌。
 
  無意義的曲調、無意義的旋律,而歌者無意,聽者有心。
 
  聽之是之、聽之非之,一切由心。
 
<FIN>
 
------
 
後記:
 
  可惡!作業寫不完的時候特別有靈感。
 
  然後這次其實我也不太清楚自己在寫什麼,反正是很意識流的東西。
(而且劇情的步調意外的很快又很跳。)
 
  噢對了,不要問我這篇的結局,我已經把結局寫出來了我覺得。
真的看不懂的話,那就多看幾次後面那段吧!(我覺得應該不會有人這麼努力的想了解我在寫什麼。)
 
  最近一直在下雨,我都快瘋了,衣服一直不乾,喜歡穿的帆布鞋也一直都濕濕的,讓人心情很啊雜。
 
  對了,這篇裡面我很喜歡歌珞和赫特,還有他們之間的相處XD。
 
雖然不太有交代到那兩隻精靈是怎麼回事。
 
  裡面用了大量生活梗,我好像寫時空在現代的小說都免不了這種現象(汗)。
 
  特別一提的是主角們的名字,
 
  女主角純粹是想不到了所以隨便開個台灣的常見名字給她,
男主角則是因為她性去的關係想要寫出一個很有「文藝少年」感覺的名字,可是想了很久就是想不到,
正當我自暴自棄的想要比照女主角打開「台灣常見名字」和「姓名取名生產器」的時候,
忽然腦中不知道為什麼出現「浮文字」這三個字,(可能是最近某出版社的關係。)
於是男主角的名字就這樣定案了。(茶)
 
而且彣識正好和文士同音,很明顯他父母是多麼希望他當個文人啊!(完全錯誤)
  文青確認!(蓋章)
  雖然在打稿的過程中,由於男主角姓氏的關係,一度很想打成「傅斯年」(去死)。
 
另外,兩個人「應該是」高中生,雖然高中生這麼晚在下雨天撐傘騎腳踏車好像不常見。(目遠)
 
  至於兩隻精靈不知道為什麼就整個很有靈感,所以真正的主角其實是他們也說不定(?)。
 
  然後根據日常生活中幫同學取綽號的模式,其實應該是要這樣的:
 
  歌珞:「阿君阿君!我們去找阿識吧!」
 
  赫特:「搞什麼?被妳這麼一喊整個感覺匹變了啊!」
 
  歌珞:「阿珞覺得這樣很親切啊!阿特為什麼不喜歡呢?」
 
  赫特:「……妳不是歪果人嗎?」
 
  所以說,還是照內文的這樣吧!嗯,這樣就好。(笑)

  是說最早其實是叫做雨夜秋歌啦!從「子夜秋歌」改來的這樣,因為很晚了(雖然子時過很久了。)而且現在又是秋天。(?)
 
    童 寫於 11/13 03:41 2011 視窗程式作業寫了開頭三行就不知道該怎麼寫的狀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