噓!別說話。

關於部落格

看著他隨著時間流逝而去。

關於圖:


因為有那片天空。





何処にですか、私の夢 。



沒有永遠的孤獨。

  • 426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破琴絕弦

 

雨水浸透了鞋子和襪子。

其實是最不愛說話的。

但那些不漂亮的場面話又是怎麼來的呢?

送走了那早已話不投機卻不得不相依的友人,
世界裡又是一片灰暗。

明明兩個人沒什麼話題也沒什麼共通興趣,
只是基於習慣,
在寂寞的時候只能找彼此出去散心。

兩個人所說的話,
其實彼此並都未放在心上,
卻不得不依存。

也因為如此,
所以也才敢什麼都說吧?

連同最心底的秘密。

因為已經不是最初認識的彼此了。
但卻仍慣於最初的相處。

只因清楚對方不能沒有自己,
自己也不能沒有她,
然而出去聊天往往不如過往記憶那樣的快樂。

所謂的快樂,
那也是一種假象而已。

「寂寞,可怕的寂寞。」葉語涵一人無奈的躺在地上,用音樂劇般的聲調念著。
窗外雨聲仍滴答。

回轉一個小時前,
她仍坐在夏嬿芬--她自國中起就認識的好友--的對面,一起吃著晚餐。

晚餐是捲捲的通心粉。

「所以說,我真的很煩惱,雖然很喜歡香草口味的,但總覺得巧克力在這時好像比較適合。」夏嬿芬一臉苦惱的咬著叉子,敘述著。

「喔。」葉語涵漫不經心的應和著,其實她覺得那不過是多餘且沒有意義的煩惱。

「欸,妳覺得我到底要買哪個比較好?」夏嬿芬向葉語涵提出了問題。

「都好,隨妳囉!」葉語涵漫不經心的回答。

「嗯……人家就是不知道才要問妳嘛!」夏嬿芬看來有點焦慮。

「是我的話我會選巧克力。」葉語涵無奈的道:「沒辦法,我喜歡吃巧克力。」
「不過。」葉語涵把身體坐直,表情轉為正經的道:「巧克力有的時候糖加比較多,可能會比較甜,吃多了也許會膩。」

「嗯……,不過果然送別人的甜點還是要巧克力比較好吧!」夏嬿芬認真的思考:「雖然我還是比較喜歡香草。」

「反正是要送人的,妳又吃不到,不如思考對方比較想要什麼。」葉語涵揉著頭道。

「我就是不曉得才會問妳嘛!」夏嬿芬看似有點小小的不滿。

「反正,如果我要出國的時候收到別人送的禮物,管他是什麼,有的話我就很高興了。」葉語涵無奈的說道:「所以隨便吧!」

「那我決定了,香草好了!」夏嬿芬好像很高興。

「那就是了吧!」其實葉語涵根本也不在意她在說什麼。

「欸,我跟妳說噢!」接著,夏嬿芬又開始滔滔不絕的講述自己生活中的事情。

然而,此時,葉語涵忽然很想逃離。

她想逃跑,
跑到哪裡都無所謂,
只要能逃就好。

為什麼,連想要向最信任的人追尋那種開心的感覺,都無法達到了呢?

時間一直在流逝著,
很快的,盤子空了。

「欸!語涵,等等去逛夜市吧!」夏嬿芬開心的說,完全沒注意到葉語涵的表情。

「不了,剛剛還在下雨,等等可能又會下吧!」葉語涵用一種很平淡的口氣說道:「夜市可能也不會開。」

「那……?」夏嬿芬好像還是不太想放她走。

「我想回家了,有點累。」葉語涵道。

「好吧!」夏嬿芬有些意猶未盡的道:「那下次再一起出來吧!跟妳出來超開心的!」

「嗯,很開心。」葉語涵的口氣聽起來並不開心,不過夏嬿芬似乎不在意。

時間依然在留轉著。

葉語涵騎著機車在回家的路上,
雨果然開始下了。

但此時她的心和她的思緒都是空的。

她只記得在經過便利商店的時候,
她停下來,走進去,買了一罐啤酒。

然後再度騎著車回到家裡。

等到她意識到的時候,
啤酒罐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空了。
她就這樣一個人百般無聊的躺在地上,看著天花板,
就像現在這樣。

室友們都不在。

「嘛!也好。」葉語涵輕聲念著:「世界還是只要有我一個人就好,即使這樣很孤單。」

下雨天是最容易傷感的天氣。

就在四周靜寂應該只有雨聲的時候,
不知從何處,
傳來了弦樂器的聲音。

葉語涵聽得出來,
應該是古箏一類的樂器。

她有個好朋友是國樂社的,
過去時常彈古箏給她聽。
雖然她不是很懂,
不過大概會認那個聲音。

曲不成調,
音符斷斷續續的順著音階鋪成一連串的聲響。

「這樣根本是鬼片了。」葉語涵喃喃自語:「讓人無力的下雨天好像也真的很適合彈琴。」

她的意識很快的朦朧了,
不知不覺的就這樣躺在地上睡著了。

------

夢境是安靜的。

深邃的迴廊,
葉語涵一人獨自的走著。

「妳想去哪裡?」
就在這時,她的背後不知道什麼時候傳出了一個男生的聲音。

這個聲音葉語涵再熟悉不過,
是高中時的好友,
也是那時暗自傾心的對象。

只可惜在當年對方總是可望而不可及,
而且兩人在畢業後就再也沒聯絡了。

「好久不見了。」葉語涵苦笑,即使是在夢境中,她也意識到自己有多久沒想起這個人。

依舊穿著高中時的制服,
那名曾經傾心的男孩抬起頭,
看向葉語涵:「在堅持什麼呢?」

「我也不知道。」葉語涵輕聲說道。

「妳真的不知道自己在煩惱什麼話,那麼就出去走走吧!」那個男孩笑著說道:「妳啊,總是喜歡把自己的情緒打結在那裡,看東西太接近的話會近視的。」

是很熟悉的、很燦爛的笑容。

「什麼意思?」葉語涵一愣。

「嘛,人偶爾都會想不太開的,這種時候,把視點拉遠就好了。」男孩微笑的說道:「這不是妳說過的話嗎?」

「視點拉遠嗎?」葉語涵反覆念著。

整個空間忽然瓦解,
男孩也消失了。

雨仍淅瀝。

葉語涵睜大了雙眼繼續看著天花板。

「沒想到這麼多年了居然還會夢到你啊!」葉語涵心裡默默的想著:「不過那些話,你根本就不可能會跟我說吧!」

從前這樣,現在更不可能。

「不過,真的是該出去走走了,畢竟在那個時候,能夠讓我乖乖聽話的人,好像就只有你一個了。」葉語涵喃喃念著,爬起身,將浸濕的帆布鞋拿到玄關去擺著,好讓它通風。

------

眼前是那筆直寬闊的道路。

葉語涵也不知道自己騎車騎了多久了,
只記得途中加過了兩次油。

她現在才剛離開了第二個加油站。

她只有背著一個背包,
背包裡放著手機、錢包、兩瓶礦泉水、一包餅乾和一本地圖。

要去的地方不遠,
只是想要去海邊。

路面還有點濕,
因為昨天下了那場雨的關係,
不過現在天空卻意外的藍,
藍的眩目。

而陽光燦爛的十分不真實。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才總算看到了海。

她此時覺得心情十分的舒暢。

就這樣一路到了海港邊。

「欸,語涵,我們哪天一起出去玩吧!」夏嬿芬不知道多久以前說過的一句話浮現在腦海中。

「去哪?」

「爬山之類的。」夏嬿芬好像很高興。

「我不要。」葉語涵不是那麼喜歡爬山:「況且,妳不是說山路騎車很危險嗎?」

「不然要去哪?」夏嬿芬嘟起嘴巴。

「我想去看海。」

「好啊!那一起去看海。」

看海,還是一個人靜靜的看比較好,葉語涵想著。

海邊,
如果不是開心的和一群朋友來的話,
那就該一個人默默的坐在防波堤上看潮起潮落。

所以,她沒有告訴夏嬿芬,
就逕自來到了海邊。

港口附近有小販正在賣彈珠汽水。

葉語涵買了一瓶,
坐在防波堤上,
開了汽水,用吸管慢慢的啜飲。

四周只有風聲和海浪聲,
安靜,有時比什麼都好。

「我覺得沉默很可怕」夏嬿芬焦慮的臉浮現在面前:「有的時候認識新的人,我很害怕會跟他聊不下去。」

「所以你才會拼命找話題?」當時的葉語涵問。

「嗯。」夏嬿芬默默點頭。

「這樣啊!」不過,心音,是會被吵雜的人聲給蓋過去的,
葉語涵深信著這點,
所以,
比起一堆話,
有時他反而還比較喜歡沉默。

只有沉默,才能夠讓她真正的分辨出敵我。

太陽漸落了,
瓶子裡的汽水也沒了。

取出的彈珠在夕陽的紅光中透著華麗的光輝。

葉語涵無奈的再度騎上機車,
駛向回程。

看了一眼海,
你能夠聽得浪濤聲。

那麼,
你能夠聽見心音嗎?

無論是你自己的還是別人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