噓!別說話。

關於部落格

看著他隨著時間流逝而去。

關於圖:


因為有那片天空。





何処にですか、私の夢 。



沒有永遠的孤獨。

  • 426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隨筆創作

 
------

  少女心中有個夢。
那一日,是陽光初昇之時,那名與自己年紀相仿的少年勇者,將伴隨著陽光翩然而降。
他有著與少女相同的琥珀色眼睛,有著一頭如陽光般燦爛的亮棕色頭髮,他將帶著溫柔燦爛的微笑,伸出手,將妳自地獄中拉出。

  也許此後是另一個地獄,但若有那人在身旁,地獄也不過是一場精采的冒險。

  因為,那名少年,他將站在妳的前方,用陽光一般的勇氣毀滅一切惡寒。

  然而,勇者是誰?


  少年的心中有一個夢。
那日,是在冰天雪地之中,他將用滿腔熱血將冰霜溶解,用自己的雙手握住雪地裡那名纖弱的女孩。

  女孩或許並非美若天仙,但她纖細的身軀卻能讓你奮不顧身的擋在她面前。
  看著她自澄澈的琥珀色雙眼中透出的那和纖弱身軀成反比的堅強,讓你決定要緊緊握住她的手,不再讓她受到任何一點風寒。

  然而,那女孩在哪?



  冰天雪地之中, 狼群包圍著瀕死的少年,眼神透著冷冽。
卻在這個時候,天地間劈下了一道耀眼的白光。 

  狼群哀鳴、四散,卻逃不過白光的肆虐--狼群很快的變成了血肉群了。

  「真是麻煩。」這是少年在意識消失之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啊,你醒了。」少年再度恢復意識時,是在一間溫暖的小木屋中,火爐正燒著火,一名少女正在準備著餐點。

  「嗯,啊,這裡是哪裡?」少年有些迷惘的問。

  「這裡是安全的地方。」少女頭也沒回的說:「你在雪地中失溫了,接著遭到狼群圍襲,所以我殺了狼群,把你帶來了這裡。」

  「妳殺了狼群?」少年一愣。

  「嗯,是啊。」少女用一種輕鬆的語調述說著,好像這是再自然不過的事。

  「嗯……。」少年沉吟了一陣,然後問:「妳住在這?」

  「打出生就在這了。」少女平淡的說,接著端了碗濃湯給少年:「喏,拿去。」

  「謝謝。」少年接過湯,食用著,心裡卻在苦笑著。
自己妄想來此一探蠻荒,卻落得被人所救的結果,到頭來竟是麻煩了一個不認識的人。

  「嘛,沒什麼好丟臉的,來到這種惡劣的地方,不熟悉的人會發生意外頗正常。」少女好像看出了少年的心思,不以為意的說。

  「這樣啊……還是會有點不甘。」少年嘆道。

  「嗯?」少女看向少年。

  「沒什麼,這樣表示自己還不夠強。」少年苦笑。

  「想變強嗎?」少女忽問。

  少年瞪大了眼睛看向少女。

  「人果然只有不斷的變強才可能往上爬,你如果想要繼續往上爬,我也不是不能幫你。」少女忽然轉頭微笑看向少年:「說不定,你以後還會贏過我。」

  「真的嗎?」少年一愣:「我覺得妳不要對我太有信心比較好喔!」

  「青出於藍,更甚於藍。」少女說:「我有自信你可以,你對自己沒信心嗎?」

  於是,訓練開始。

------

  冰天雪地。

  今天是入冬來最冷的一日。

  「也是狼王會出現的那日。」少女關上門窗,悠悠的說,手上蠟燭燭火幽幽的動。

  「狼王?」少年一愣。

  「嗯阿,狼王。」少女淡然道:「那群狼的首領,每十年的這日,會化為人形,到這裡來進行狩獵。」

  所以雪地裡狼以外的生靈,都會有危險。

  「那,他會來這裡?」少年一愣。

  「嗯。」少女點頭。

  「那我們躲在這安全嗎?」少年又問。

  「當然未必安全。」少女的眼神注視著遠方的一個點:「不過,這次會是狼王最後一次出現了。」

  「什麼意思?」

  「過去在雪地裡,只有我一個人,我不可能打得過狼王,更何況當時的我仍不夠強。」少女用堅定的語氣說:「不過,是戰鬥的時候了!」

  「戰鬥?」少年疑惑了。

  「嗯,向狼王。」少女理所當然的說。

  「就妳一個人?」少年更疑惑。

  「當然,還有你。」少女回答。

  「所以,妳是在等著我出現,好能讓戰力增加?」少年問,此時他雖然並沒有很想向狼王挑戰,也並不覺得自己有把握能成為戰力,但想到因為有自己的加入,讓少女有了去向狼王戰鬥的把握,而有一些些的高興。

  「阿,有你當然更好。」沒想到少女卻是如此的說了:「不過,我本來就打算在今年跟他做個了斷了,無論勝敗,不過你來了,那就絕對要勝了。」

  「什麼意思?」少年有些失望。

  「沒道理兩個人打贏不了一隻狼人吧!」少女淡然道。

  「可是,我沒把握。」少年忽然想起了初來乍到時差點死於狼群口中的事情:「這半年過去,雖然我的能力確實變強了,可是我不覺得能與妳站到同一個高度上。」

  「嗯,你確實現在戰力不強。」本來以為少女會說些安慰人的話,卻沒想到少女如此的直白的說出了事實,少年更失望了。
  「不過,這場戰鬥中,只有你能掩護我。」但就在此時,少女忽然說了另一句讓少年感到一絲明亮的話。

  「啊?只是掩護喔!」雖然有一點點開心了,不過少年還是很不滿意。

  「要比我強,不是不可能。」少女微笑道:「不過,大概要再等個幾十年吧!」

  「……妳很過分啊!」少年有些不滿的道:「明明就是妳強的不正常,真是欺人太甚啊!」

  「哈哈!」少女忽然很爽朗的笑了:「嘛,不過,一直看著一個人的背影,是永遠無法超越他的。」

  「你只有比他看的更遠,才能超過;所以你一心想著要超越我,那就永遠無法超越了。」少女意味深長的說道。

  「如果連妳都無法超越,我要怎麼看到更遠的點呢?」少年問。

  「很簡單,不要跟我追著同樣的終點就行了。」少女說道:「這是偷吃步喔!」

  「啊?」

  「我不是說了嗎?」少女微笑,道:「這個世界上,只有你能保護我。」

  「……等一下,妳剛剛根本沒說這句話。」

------

  狼王來了。

  牠是踏著冰霜和月色而來。

  雪白的長髮披在他的肩上,化為人形的狼王,高挑健壯的令人類不敢直視。

  狼王朝著天長嘯,人類的外表卻發出充滿野性的狼鳴。

  他身後領著的一群狼,發出了低聲的嘶鳴。

  是戰鬥的訊號。

  今夜,是他們睽違十年的慶典,他們將要洗劫這片雪原。

  於是,滿地的雪白,很快的染上了怵目的鮮紅。

  「啊,你們今夜的狂歡就到此為止了。」忽然,女子的聲音,在這空蕩的荒野中響起。

  「何人?」狼王用低沉的嘶聲,質問著,殺氣濃重。

  「你應該還記得我。」狼群眼前,少女站立著,手中握著一把雪亮的劍。

  「……嘶……十年前那個僥倖存活的小女孩。」狼王露出不屑的冷笑:「長大了想報仇嗎?」

  「嘛,這樣說真難聽。」少女也同樣的冷笑:「不如說是,慶典吧!」

  「屬於我的慶典!」少女忽然大吼,雙腳蹬地,翻身凌空飛起,雪白的劍映照在月色之下,如同一道聖潔的白光,直往狼王劈去。

  「那道光!」遠方少年暗暗吃驚,那正是半年前他落難之時,出現在他眼前的那道希望的白光。

  「那道光。」狼群嘶吼,這正是在荒野上,時而不時屠殺同胞的那道殘忍的白光。

  「嗷-嗚--!」狼王對天長嘯,同樣翻身上空,手上的指甲如同利爪抓向少女長劍,同時齜牙裂齒的瞪向少女,兩者底下,狼群圍成一圈,成了戰圈範圍。

  只見白光不斷閃爍。

  「那女的,還真不是普通人。」在遠處觀戰的少年心裡暗暗的想著。

  謎樣的少女,孤身住在杳無人煙的雪原中,隻身和狼群博鬥,怎麼想都很不普通。

  然而,在這危機四伏的荒野裡,少女如此的表現似乎又十分的合乎常理。

  自己最初為何會妄想在這雪原中尋找到傳說中的病氣女孩呢?少年不禁在心裡自嘲著。

  然而就在這時,狼群中的戰鬥似乎勝負將揭。

  狼王雖身負重傷,但身為獸類終究是較為靈敏,就在少女再度自地面上躍起之時,狼王亦同時往少女躍起的方向撲殺過去,同時利爪抓向少女咽喉。

  卻沒想到,又是白光一閃,然而這次閃的不是少女手中的劍。

  少女的臉上瞬間濺上了無數鮮血,卻是狼王的血,而就在白光閃過瞬間,狼王的手掌狠狠的飛了出去,落在地面上滑行數尺,拖出了一道長長的血跡。

  狼王大聲嘶吼,他已看出了割斷自己手腕的兇手。

  那是一片小小的刀刃,本應雪白的刀刃,如今已沾染了艷麗的紅色。

  戰圈外的狼也同時瞪向刀刃飛來之處,雖然看不到人影,但身為狼的聽覺和嗅覺早已覺察出少年的所在。

  一切就在瞬間發生,以即將踏破整座雪原的氣勢,狼群忽然整群衝向少年藏身之處。

  少年狼狽的自藏身之處閃過第一隻狼的爪擊,就在狼爪即將接二連三的攻來之時,少女的白劍已經俐落的將狼群逼退了數步。

  狼王見狀,一聲咆嘯,化為一匹雪白色的巨狼,狂風般的撲向兩人,咬向少女的頸部。

  然而就在此時,狼王忽然在少女前硬生生的停住了,因為他感覺的到,他若稍微再前進數步,就換成他的頸部被少年的刀給割斷。

  沒有狼王的狼群,是不成軍的。

  狼王發出了不甘願的哀鳴。

  於是,人與狼對峙著,兩者皆不敢輕舉妄動,想找出對方的破綻。


------

  勇者不存,所以,妳便做自己的勇者。

  十年前,荒野遭狼群洗劫後,少女拾起了劍。

  自此,她一人在雪原中與狼戰鬥著。

  為什麼不乾脆離開呢?就在當地的人們一個個搬離時,曾有人這樣勸過。

  「離開了,就輸了,這樣你們甘心嗎?」就只是這個理由,所以少女持續奮戰下去。

  荒野上,少女即將展露這十年來的成果。

  白光乍然劈過,狼群哀鳴,遍地狼屍,只剩狼王仍然喘息著。

  「狼王真不愧為狼王。」少年感嘆著。

  「這種時候你還有心情說這種話啊!」少女冷道,一雙眼仍然不敢鬆懈的盯著狼王。

  「別……剛剛有好幾次妳差點就要斷手或斷腳了,我都有幫忙妳擋下來喔!」少年用有點炫耀的口氣回答,不過同時也謹慎的看著狼王。

  「……我知道啦!你吵死了。」少女有些無奈的說道:「嘛,不過就還是先謝謝了。」

  此時狼王右肩負傷,喘息著,紅色的眼瞳中透露殺機。

  「不用客氣啦!嘛,畢竟被妳救過也是要還的。」少年故意學著少女的口氣回應。

  不過狼王的動作是不會因為兩人的對話而停下的。
狼王撲殺而來,利爪再度抓向少女,少女向後縱身一躍閃避,同時雪白的長劍向狼王面上直直劈下。

  狼王向後一退欲避開長劍,卻發現自己背上雪銀的髮絲被少年的刀刃割斷,再差幾分,刀鋒入身。
於是狼王壓低身體,避開了自身後劃來的刀鋒

  狼王縱使戰力強大,面對二人逼殺,終究稍嫌見絀,幾回下來,即使能傷到兩人,狼王本身早已是負傷累累。

  最後,體力不支的狼王,化回狼型,而此時,旭日正東昇。

  「你敗了,狼王。」少女的劍尖毫不留情的指著眼前趴在地上不斷喘息著的雪白銀狼。

  「要殺便殺,何須多言?」狼鼻吐出了微弱的鼻息,以低啞的聲音嘶聲說道:「狼,就該光榮的戰死在荒野之上。」

  「一直以來,吾等與汝等一起生活在這荒野上,縱使雙方偶有廝殺,長久來看卻也是和平共處。」少女不理會狼王,自顧自的說道:「然而十年前,你修得人形那年,以慶典之名,恣意殺害荒野上的生靈,幾乎將吾族全滅。」

  「汝等人類,死的死,逃的逃,最後只剩妳一人。」狼王話語中帶著笑意,嘶聲問道:「如此便破壞了妳口中的平衡了是吧?」

  「但你當年卻仍留了我一人,所以,今日的我,也決定滅你全族,但留你一人。」少女冷然道。

  「……嘶……妳若留我,便是決定與我繼續不斷纏鬥。」狼王不屑的說道:「妳願意?」

  「狼的習性,在這幾年與你們交手以來,我多少也有些了解,你若敗得心服口服,就絕不會不斷纏鬥。」少女微笑道:「更何況,我向你挑戰,只是為了一雪十年前的恥辱,更何況我還有人相助,十年磨成我這一劍,這場戰,你敗得光榮。」

  「與妳一戰,滅我全族,何來光榮?」狼王冷冷的說道:「戰場上的恥辱,我必然討回。」

  「所以若我想結束這多年來的爭鬥,只有殺你這個選擇嗎?」少女問。

  「明知故問。」狼王冷冷的說道。

  「那麼我認輸,明日就搬離這裡。」少女不在乎的說道。

  「我不准妳用這種方式,我不要這種勝利!」狼王似乎有些憤怒:「咳咳……妳究竟要愚弄我到什麼地步?」

  「你當年不也這麼做嗎?」少女微笑:「滅我全族,接著滿不在乎的離去,獨留我一人在荒野。」

  「妳!」狼王雖然氣憤,然而身上的傷卻讓他無法移動半吋。

  「欸,我說……。」就在此時,少年開口了:「殺了他吧!」

  「不成,那有這麼便宜他的事。」少女冷冷的回絕。

  「妳不殺他,到時候他必定又會來找妳,不覺得這樣很麻煩嗎?」少年一臉不能理解的問。

  「這是原則問題。」少女淡然道:「別人怎麼待我,我就如何待之。」

  「唔,那樣看來,妳的原則應該早就被打破了啊!」少年微笑道。

  「啊?」少女一愣,看向少年,卻好像瞬間理解了什麼:「那個,救你那件事不算……那是順便,只是順便。」

  「也太順便。」少年嘆道:「那幫助我訓練呢?」

  「我只是想多找個打手。」少女貌似無情的說。

  「反正我覺得這隻狼很可憐,他那麼想死,妳就讓他去死就好了。」少年有些不耐煩的說:「反正那是他的要求,妳也無須負什麼責任。」

  「哼,有趣啊!」聽見了兩人的對話,狼王忽然感嘆的說道:「想不到竟有向敵人求死的一日,更想不到竟有敵人可憐我、替我求死的那一日。」

  「欸欸,你別誤會,沒有覺得你很可憐。」少年急忙向狼王解釋:「我一直覺得你是個厲害的傢伙,只是我想你的同胞都死了,只有你很孤單吧!」

  「狼,是群居的動物,卻孤高桀傲。」狼王緩緩說道,同時,緩緩的閉上眼睛。

  少年看向少女,少女先是愣了一下,接著輕輕點頭,同時,提劍站起。

  然而就在少女即將將劍刺向狼王之時,少年卻忽然阻止了少女的行動,少女正疑惑時,卻見鮮血自狼王口中緩緩流出。

  這匹孤高的狼,終究選擇了以咬舌來終結自己的生命。
不假他人之手,即使在落敗後,也要自己決定生命的留去。



  少年和少女合力埋葬了狼王和狼群。

  「呼,總算結束了。」少年拭去了自己額上的汗水,看向少女說道:「這下,這座荒野除了本身氣候因素,也沒什麼威脅了吧!」

  「嗯,是啊!」少女以平淡的口氣回應。

  「別這樣啦!」少年道:「往好處想,和平的日子總算來到了耶,可喜可賀!」

  少女的視線忽然飄向了無窮遠:「這座荒野,真的變成了寥無生機的荒野了。」

  少年於是跟著沉默。
良久,他才再度開口:「妳今後打算怎麼辦?」

  「離開這裡。」少女道。

  「啊?」少年一愣:「可是這邊現在沒有狼了啊!」

  「我剛才說離開不是說好玩的。」少女道:「我本已決定,這戰無論結果,只要還有一條命,我就要離開這裡。」

  「我有的時候覺得妳是個很無所謂的人,但有的時候還真是不知道妳在執著什麼。」少年一臉無奈的說。

  「隨便啦!」少女說完,忽然輕拍少年的肩膀:「欸,外面的世界,你熟嗎?」

  「唔,怎麼說呢?」少年想了一下,然後慢慢的說:「也不算很熟啦!但是畢竟經過了這麼多地方才來到這裡,所以,我想,應該……或許……不會不熟到什麼程度吧!」

  「嘻嘻。」少女忽然笑了。

  「怎麼了?」少年一臉不解的看著少女:「妳好像忽然很開心啊!」

  「啊,沒什麼。」少女立刻收斂了笑容。

  真是的,馬上又變回不可愛的樣子。少年心裡如此想著。

  「噢,對了,既然是這樣的話,那之後我就跟著你好了。」少女忽然道。

  「咦咦咦咦?!」少年好像有點被嚇到:「什麼意思?」

  「沒有啊!」少女一臉鎮定的說:「只是想說畢竟對荒野外不熟,所以要找個認識的人幫忙適應這樣而已。」

  「噢,這樣啊,那當然很樂意。」少年道。



  杳無人煙的荒野,大地一片雪白。


  少女的心中曾有個夢。
那個夢,是陽光初昇之時,一名少年勇者伴隨著陽光翩然而降,毀滅一切惡寒,並將她自地獄中拉出。

  少年的心中也曾有一個夢。
那夢,是在冰天雪地之中,他用滿腔的熱血溶化滿地的冰霜,並用自己的雙手握住雪地裡那名纖弱的女孩。


  然而,他們的夢在哪?



  杳無人煙的荒野,不過是一段旅程的開始。

  而之後,還有無數未知的旅程,可能屬於他們,也可能分別屬於他或是她。

  他們或許會就這樣一路旅行下去,或許中途會認識其他的人,或許終究會分道揚鑣。
然而無論如何,結果並不是短期內可以知道的,但最後的最後,過程必然是極其精采。

<FIN>

------

阿童 說:

  總之,不知道為什麼有天在回高雄的車上很無聊,拿起筆記本隨手寫寫就跑出這麼一篇故事了。
本來只想寫短短的,所以讓設定盡可能的簡單,沒想到會拖這麼久才結束。

  狼王會出來也是個意外,算是天外飛來一筆的靈感吧!

其實中間有卡了大概兩次,一次是卡在狼王初登場,一次是卡在狼王將死之時。

反正寫完了就是可喜可賀,我也有點懶的去檢查會不會哪裡出問題什麼的,等到過一段時間再回來看有沒有要修的好了。

  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寫這篇真正想要表達的是什麼,所以這篇乍看之下好像有什麼想法,不過實際上應該是很混沌的就請大家不要太在意了。

  還有我好像很久沒有創作了。

  總之,謝謝收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