噓!別說話。

關於部落格

看著他隨著時間流逝而去。

關於圖:


因為有那片天空。





何処にですか、私の夢 。



沒有永遠的孤獨。

  • 426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就讓我來與妳乾杯吧

一直很想打網誌,
腦中充滿靈感,
可是回家就因為太忙了就沒打了。

有空時就忘了。

算了記不住的靈感是雜緒不需要存在(?)。

標題,
是因為最近
(說是最近也有一個月左右了?)
買了一本散文集。

因為正在特價,而且又有博客來的折價券,很划算就買了。
權當紀念吧!

那本散文集,叫做「誰來與我乾杯」。

嗯,認真想想是一個對我影響還頗的大的武俠小說作家寫的。
雖然他已不在這個世上,我也對這個人毫無概念。

看完了。

我的感想只有--三、四十年不過眨眼,世界卻是瞬息萬變。


在那本散文裡,
我看到的並不是作者想表達什麼之類的東西,
我想我看到的是時代的流動。

我說不上來,
但是很深刻的感受到時間在不斷的向前流。

流動著,流動著,
是奔流到底一去不復返的長河。


但有些東西是亙古不變的。

亙古不變的無奈、
亙古不變的寂寞。

不過有這些,
我寧可相信是因為有
亙古不變的順遂
以及
亙古不變的陪伴
所致。


所以說,
為什麼要那麼寂寞呢?

即便塵埃染遍全身,
我也要自己的靈魂是乾淨純粹的。


如果,
真的那麼幽暗那麼悽愴的話,
那麼,
就由我來陪妳乾杯吧!
嗯,
是的,就是我來陪妳,自出生起就未曾離去的,吾之半身。

即使自己陪自己看來有點無奈,
不過至少也不寂寞了。




那來世,我還是會來見你。 

罌籠葬。

台灣角川第一屆輕小說比賽第一名的作品。

一部我很喜歡的作品。

雖然世界觀稍嫌狹隘,
但是結構完整。

我喜歡它探討的生死間的矛盾,
即使觀點有些微妙。


但這都不是重點。

「那來世,我還是會來見你。」我很喜歡這句話。

說不上來的感覺。

感覺上,那是一種打從心底最真實的約定,
是種全然的期待著下次的見面,不帶有其他的因素,很純粹。
無論如何,我都會來見你一面。
只是見你。


每次的輪迴,代表每個人都有再見一次面的機會,
我覺得這是一個很浪漫的想法。



「我以三年為注,換妳展顏一笑。」

那是某個飄著小雨濕濕冷冷的天氣,我在走回家的路上,心裡不知為何浮現出的一句話。

不知道為什麼,當下覺得這句話很武俠。
(可是其實明明就是武俠風的言情才對。)

然後,很自然而然的聯想到一個很芭樂的畫面--落拓的少年劍者,在雨中信步走著;美麗的少女清麗卻冰冷的面容,正彈著琵琶。雨中,兩人相遇。而少年滿腔的熱血燃起,希望能讓少女外表武裝的冰霜融化。

結果後來貌似還真的生出一篇故事來了。

至少大綱和開頭生出來了。

不過因為有點忙,
所以不知道後來會怎樣。

其實希望在畢業前能去至少投個什麼中興湖文學獎的。

雖然我知道自己一定寫不過文學院的同學,
不過,
就當……開心吧!(?!)

阿對了不知道為什麼,
總覺得很容易聯想到這種故事。

想想高三的時候,
在我腦海裡無奈的被心儀對象捅了好幾次(無論是實質意義上還是心理層面上)的風雨茫,
還有always追在他身後的冷弦。

亂、散漫寫得完嗎?
未知數。

有趣。


這是個病嬌橫行的年代--

病嬌。

很恐怖的一種東西,大約吧。

幾週前,
在上課迷惘昏昏沉沉不小心入睡時,
做了一個很病嬌的夢。(用這個形容詞形容夢好像很詭異。)

總之,
就是,
地點是懸崖邊,
旁邊有很多樹,
接近黃昏的時候,
陽光灑在地面上。

有兩個少年,一男一女,其實我根本不認識他們也不記得他們確切長怎樣。

男的穿著軍裝,
就是很普通的陸兵在穿的那種,
綠色迷彩的衣服。

女生則是穿著白色連身裙,
腳下踩著雙白涼鞋。

兩個人一開始好像在說什麼不清楚,
反正感覺就是久別重逢、像是情侶又不像是。

總之,
最後男的好像說了句:
「如果後來我不愛妳了呢?」

然後好像踩到女生的地雷了吧?

那個女生就有點咬牙切齒的說:
「那我就會把你殺了,然後再跟著自殺。」

忽然,她就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了一把小小的水果刀,
很恐怖。

這女的是病嬌吧!超恐怖的。

「妳……真的能做到嗎?」男生好像有點嚇到了,有點故作鎮定的繼續問話。

「要殺你很容易啊,你不信的話,現在我就可以抱著你把你推下去,然後跟著一起跳下去。」
女生一副理所當然的說。

然後我就被嚇醒了。

我覺得我看有病嬌角色的作品好像是好一陣子的事情了。

我不看動畫已經有好一陣子了,
其實我現在有點在意未來日記的後續。(跳痛)


這篇網誌越來越沒有內容了。

好吧垃圾倒完了,
接下來就有力氣繼續奮鬥了!

明天還要補習。

加油吧!
夢會越來越近的。

阿對了,
前幾天收到了一封現在工程師的年薪表,
看了以後我覺得,
決定要念研究所或許是對的吧!

反正我是女生,
那兩、三年,
就當作是去當兵吧!(笑)
(被身邊的男同學打)


能否停止公轉?
為此,我開始自轉。
卻在最後發現,
仍舊是一顆衛星的命運。
 
 
很多事情是不會改變的,
即使已經不在那裡了。
 
 
不過正因為這樣,
所以我想完成我答應過自己的事情、
我答應過別人的事情。
 
即使有些已經根本無法完成了,
但我還是要盡其所能的去完成它。
 
每次走在學校裡,
看著那些正在改變中卻很熟悉的景色,
想到轉眼就要離開這個把我們保護的很好的籠牢,
其實就會覺得有點感慨。
 
如果要脫離公轉軌道,
只能當一顆煞氣的隕星吧!
 
畢竟連彗星都是有軌道的。
 
不過啊!
我不想當隕星。(笑)
 
 
眼見恆星膨脹,
眼見它吞噬著周邊行星,
衛星只能一併向吸收體的中心前去。
 
 
在那之前能轉多久呢?
 
 
過去很想掙脫的籠牢,
在將要破殼而出的時候還真有些擔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