噓!別說話。

關於部落格

看著他隨著時間流逝而去。

關於圖:


因為有那片天空。





何処にですか、私の夢 。



沒有永遠的孤獨。

  • 426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喪屍來襲唷呵呵

 
  我在社辦。

  下午三點多,從實驗室裡面逃出來,想從念不完的書中找個地方喘口氣。

  本來是想在社辦睡個覺的。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

  「這種東西也有模擬器喔?」我看著社辦的電腦,裡面裝著某家用主機的模擬器。
是非常古早的家用主機,52款合一的那種。

  還可以玩瘋狂坦克啊!泡泡龍啊!小蜜蜂要用卡帶那種類型的那種。

  「黑呀!」學弟凱凱微笑地說。

  「來個小精靈。」

  就在社辦裡的大家莫名其妙地打起52款合一後,最後情勢演變到我跟阿志同學PK著懷舊版16bits色彩的快打旋風。

  阿志同學非常專業的還自備把手插在社辦電腦上。(其實認真想想,社辦的電腦有那種接口嗎?)

  看到阿志把遊戲把手從包包裡面拿出來的瞬間,我有點傻眼。

  尤其連輸了幾局以後。

  「可惡,忘了告訴你們,我是鍵盤流的。」我說完,從社辦的不知道某處挖出了一個鍵盤,插上了電腦,放在膝上。

  「鍵盤也一樣啦!」

  學弟妹們持續觀戰中,看著社團老人PK快打旋風。

  果然從小玩PC的我,鍵盤比較順手。

  眼看螢幕中兩個16位元的肌肉男子惺惺相惜互摔對方,就在我的第一場平局出現後,阿志就說他有事要先走了。

  (順帶一提,他的戲份也就到這邊了。)

  「好喔,掰掰。」漫不經心的我隨口說完後,就繼續打遊戲。

  然後是跟我住一起的殘雲學妹繼續陪我打遊戲。

  就在此時,學校的廣播響起。

  「不是應該要到晚上十點才會有廣播嗎?」我納悶著。

  「阿災。」殘雲用她一如既往的語氣,熟練地打著超級瑪莉。

  而扮演路易斯的我已經不知道死多少輪了。

  所以說我超級討厭超級瑪利兄弟的啊!

  「學校現在是特殊狀況,請各位還待在圓廳中的同學留在自己的社辦,不要隨意出入,再說一次,請留在自己的社辦,不要隨意出入。」廣播聲說。

  「是發生了什麼事?」我問。

  「欸,學姊,聽說宿舍有發現喪屍欸!」就在這時,經常往返動漫和布袋戲兩個社團的學妹格格,走進了社辦。

  「什麼?」社辦裡所有的人瞬間愣住。

  「我剛剛在樓上看到新聞首頁說的。」格格說,順帶一提,樓上其實就是指動漫社辦。

  (乾,這什麼學園默O錄,可是我身邊好像沒有會用胸部閃子彈的人才?)

  「又有喪屍出現了喔!」凱凱皺眉。

  (話說從這個「又」……敢情在這個世界,喪屍出現是某種普遍現象嗎?)

  「好像是女宿吧?」格格說:「患者被室友發現後,就立刻通報了。」

  「現在女宿好像被整個封鎖了,外面的人不准進去,裡面的人也不准出來。」格格繼續說。

  「是打算犧牲掉整個宿舍嗎?」殘雲問:「學校這樣也太不通人情了吧!」

  「還滿有效率的啊!」我說:「學校這麼有效率是一件還不錯的事。」

  「是很有效率啦!」殘雲皺眉:「可是……。」

  「啊,不知道啦!」格格用手揉著頭。

  我們都了解學校所採取措施背後的意義,畢竟讓喪屍放出去啪啪造是件頗糟糕的事。

  「總之先打電話給Peggy說我們暫時不回去了,然後請她和趙杯多注意一下吧!」我說,接著打電話給我們的另外一個室友和她的男朋友。

  「我忽然想到……阿志學長才剛剛走,會不會不知道這個消息?」一向非常善良的學弟小品表示。

  「放心,喪屍是不會咬生病的人。」學弟阿信表示。

  也是,剛剛打遊戲的時候,阿志一直在咳嗽和擤鼻涕,應該是感冒中,所以不會被喪屍咬吧!

  「阿童,Peggy下午好像說要去女宿找學會的學妹。」殘雲忽然說。

  「哩共蝦密?」我驚呼。

  「可是現在女宿被封鎖了。」格格說。

  「Peggy現在有感冒嗎?」凱凱問。

  這本來應該是很幽默的發言,可是我笑不出來,因為我的室友,除了換季時早上會有點鼻子過敏外,基本上很少生病。

  就在這時,Peggy的男朋友趙杯傳Line過來,告訴我們Peggy現在在女宿裡面出不來,女宿區裡面有不少受到感染的喪屍正在四處亂竄,碩果僅存的正常人類正在奮力抵抗著,但是不知道可以抵抗到何時。

  「我要去救Peggy。」我說。

  「妳在說什麼傻話,漫畫看太多喔?」馬上被殘雲吐槽。

  「我覺得有計畫的行動會比較好。」一直坐在角落、年齡應該是同學不過因為重考所以是學弟的阿發忽然發言。

  「那就計畫吧!」於是我拿出了社辦堆積了不知道多久的廢紙。

  「總之,要有人潛進女宿,而且要是女生才行,找到Peggy後,傳信號給我們,我們由外接應,強行突破
。」我說。

  所有人點頭,我開始在紙上畫出女宿的地形。

  「不過我的運動神經很差,也許不適合擔任先鋒。」我嘆了口氣。

  「也不一定要女生吧?」學弟阿廷插著雙手,坐在一旁,淡淡地說:「學校都把女宿放棄了,這種時候根本沒差吧?」

  我愣了一下。

  「那阿廷,突入的工作就交給你了。」我說。

  「別……,我跟Peggy不熟喔!」阿廷說。

  「英雄救美就靠這次了。」凱凱說。

  「她有男朋友了吼!」

  「你們不是好麻吉嗎?」殘雲吐槽。

  「別,說說笑笑。」

  「好,不然我去!」社長學妹忽然發聲,一臉正氣凜然。

  「喔喔,社長好帥!」眾人瞎起鬨。

  「不,怎麼可以讓社長冒險呢?」阿廷再度表示。

  「不然你去啊!」殘雲說。

  「好,交給我。」阿廷一臉煞氣地說。

  「那就出發吧!」社長說:「上吧!」

  (等等,說好的作戰計畫呢?)

  於是阿廷出發了。

  「其他人把社辦中可以防身的東西帶著吧!」阿信說。

  (等等,阿廷不用兵器嗎?)

  「上次出現是在三年前啊!」我嘆了口氣,從社辦的兵器桶裡抽了一把長兵器--禁忌遺作之仿四分之三長槍落漆版。無論是實質意義上或者是字面意義上的,落漆。

  (那種東西真的沒問題嗎?)

  「放心吧!」殘雲說:「頂多現在先去圓廳找廚餘桶,吃到腸胃炎就沒事了。」

  「被病毒感染和腸胃發炎那是兩回事喔!」我說:「還有我不吃垃圾的。」

  「有喔!」殘雲微笑,拿出了熱熔槍。

  (感覺很威,卻好像沒什麼效用?)

  「記住,碰到喪屍要攻擊他的頭部,小心不要被咬了。」阿信說完,我們浩浩蕩蕩地走出了社辦。

  跨過國光路,來到女宿前。

  果然女宿的鐵欄杆門拉上了,裡面是慘嚎,外面的人在哭喊。

  阿廷拿著電鑽在裡面廝殺著。

  血花四濺。

  「阿童,殘雲,快去支援阿廷。」社長下了命令。

  「收到。」我說,和殘雲兩個人鑽過鐵欄杆的縫隙。

  一進入,一名喪屍朝我緩慢行來,是一個女子,微捲的頭髮穿著白色的睡衣。

  聞到健康人類的氣味,女喪屍低鳴、加速:「吼啊--!」

  我閃過,掄起一旁的腳踏車,摔向她。

  她受到了衝擊,撞上了圍牆上防狼用的通電鐵絲網--茲茲--巴比Q,腐肉版。

  受到撞擊聲吸引,大批喪屍開始往那面牆衝了過去。

  阿廷轉頭看向我,一臉「妳在做什麼?」的表情,像是想責備,不過礙於不能出聲干擾喪屍所以硬忍著。

  然而因禍得福,忽然出現了一片通道。

  我尷尬微笑,然後傳了LINE給外面的人。

  所有人緩慢潛入女宿,盡量避免引起聲響。

  只見喪屍群慢慢竄升,把正在通電鐵絲網上烤著的女喪屍屍體抓下來,接著誤以為她是獵物而再度將其撕裂、分食。

  抓取目標後,喪屍群們的目標再度朝向我們。

  要開戰了,我知道,It's fighting time.

  於是我們揮動手中的凶器,攻擊他們的頭部,且戰且進’,然而女宿中,受感染的人數越來越多,我不禁擔心Peggy會不會也成了他們的一員。

  忽然機車引擎聲響起,趙杯騎著機車殺進了女宿,輾過了幾群喪屍。

  女宿服務中心也發出廣播要我們不許離開宿舍:「一旦你們進來,就有機會讓他們溜出去。」

  「不好了,學姊,上級指示等等要直接放火燒這裡。」格格刷著手機,飛快的說。

  「我知道,我就是知道他們打算這樣,才一定要把Peggy帶出來。」我一邊戰鬥著,一邊說。

  喪屍群對我們的交談起了反應。

  「別講話。」阿信忽然跳得離我們很遠,然後大聲地吼出這句。

  --以己為餌之技,這麼嘴砲的學弟居然也有這麼帥氣的時刻。

  「那你自己還講話!」殘雲忍不住吐槽。

  「我說了,別講話,我現在剛好在感冒,你們快點進去!」阿信說。

  殺毀?

  我點了點頭,然後衝進了樸軒。

  猛一回頭,只見阿信的身影漸漸消失在喪屍群中。

  究竟我們能不能救出我親愛的室友呢?

……

……

……


  可惡,我被鬧鐘叫醒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