噓!別說話。

關於部落格

看著他隨著時間流逝而去。

關於圖:


因為有那片天空。





何処にですか、私の夢 。



沒有永遠的孤獨。

  • 426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浪漫古裝武俠(?)

 
墨跡斑斑點白絹。

我站立於窗前。

望著遠方一個不清楚的背影,那是最初的畫面。


妾身是爵爺的獨身女。
(太好了,從小到大不知夢過多少這種類型的夢,頭一次我是女兒身啊!)

BUT,天性好劍任俠,經常不在家裡。(這什麼鬼設定。)

「小姐,妳該回家了。」殘雲一臉不悅的跟我說。

我偏不要,咬我阿,笨蛋。

「從來沒有聽過這種要求……。」殘雲真的作勢要撲過來咬我了。

幸好老娘(剛剛不是妾身嗎?)練過輕功,閃身躲過。

「跟父親說,一段時間後我就回去。」我說完,掠身離開。

腳下幾座樓房呼嘯而過,最後停在一座華麗的莊園。

園內一處平房,一名書生正在案前疾筆振書。

皮膚白皙、身型修長,是個走三步路就會咳血的節奏。

這個病弱少年不幸地就是我在夢裡的心儀對象。
(但老實說我在夢裡根本沒看清楚他是誰,也無法聯想到任何人,所以現實裡大概是沒這個人...囧。)

家裡連幾代都是在朝為官,
可惜前兩代家道中落,能不能再回復往日榮景就看他了。

我為什麼會認識這個人?

好像是久遠以前的一瞥就這樣烙印在心底。(最好是。)

我靜默坐在紅瓦製的屋頂上,望著他念書。

然後一名禿頭大叔走進了少年房內,向他說了幾句話。

少年恭敬的點頭,接著又走進來了一名少女。

身形纖弱,走起路來裊裊娉婷,是個走三步路就會被風吹走的柔弱面向。

大叔好像很滿意,開心的走了出去。

少女繼續舉止親暱的對著書生說話。

此時我的心情只能用Rolling in the deep來形容。(等一下,不是中國武俠類的背景設定嗎?)

「兩個人都蒼白的跟什麼一樣,倒也頗般配。」我不屑的想著,心裡卻如同被針戳。

忽然,少女抬眼。

「公子請稍等,妾身去為您倒茶。」

她微微作揖,走出房外,接著袖一揚,朝我的方向甩出了三枚甩手釘。

我心中一驚,偏身以衣袖接住了這三枚甩手釘,接著翻身離場。

她也好像沒有要追過來的意思。

這個體態贏弱的女子,卻能夠將甩手釘甩得如此有力、如此準確,可見她手上的力道。

她並非如表面上這等的柔弱少女。

那個女孩,我是知道的。

近日,忽然崛起的富商的女兒。

富商就是那名禿頭大叔。

富商為了名聲,書生的父母為了家境,好像有意要他們兩個結親。

少女也好像頗中意書生的樣子。

我一邊落拓的在街上走著,一邊感慨著:「只恨此身非男兒。」

我好希望在你出嫁(?)那日,劫下你,帶你遠走。

就在思緒亂轉之時,
一道聲音在聲後響起:「找到小姐了。」

原來是鈺神風:「小姐,離家那麼久,該回去了。」

「你們怎麼找到我的?」我一臉不悅。

「有人告訴我看到妳經過這裡。」鈺神風說完,指向一旁小茶館,有一人正坐在板凳上默默的喝著茶,神情平淡的看著我。

那個人是小品。

「我見一襲白衣飄然而過,便知是師姐妳。」小品音調冷然。

「然後就叫家裡的人來尋我了嗎?」我冷道。

「小姐,不回家不行了。」鈺神風道:「老爺,好像得罪了現在當權的派系,老爺一氣之下,辭官回家了。」

「可是家裡沒有老爺的俸祿,加上之前的欠債……。」

「我們家有欠債?」我一愣。

「當時老爺替人作保,讓那人借了錢,最後那人卻消失無蹤,這債就到我們家頭上了。」鈺神風說。

騙人。

我隨著鈺神風和小品返回了家中。

家裡珍貴的字畫、值錢的東西通通的不見了。

殘雲坐在我的書桌旁:「小姐,家裡值錢的東西能變賣的幾乎都變賣了,連夫人都將首飾賣掉了。」

「小姐也想些辦法吧!」殘雲繼續說:「用小姐的名義畫些字畫去賣也許還可以。」
(原來我這麼厲害?!)

我不發一語,默默在桌前坐下,提筆。

墨跡斑斑點白絹,不知道這是第幾幅了。

家裡的債能還完嗎?

直接去外面賣藝會不會快一點?

但家裡的人不會認同吧?

不知何時傳來了這一帶出了個狀元的消息,接著少年風光迎娶了富商的美麗女兒。

外面花轎經過,一片熱鬧喧騰,我冷然望著桌上的三枚甩手釘。

接著繼續寫著。

今日的你即將成為他人的人,如同白絹染上了墨漬。

那已經不重要了,為了這個家,我必須繼續寫著。

「小姐,家裡的錢也不夠付給佣人了。」鈺神風走了進來,向我說。

「……盡量減少人手,把被解雇的人介紹到附近商行裡工作吧!」我淡然道:「我們無法雇用他們,他們也是有家人要照顧的。」

附近的商行是那個禿頭佬開的,在那邊工作錢應該不會太少吧?

墨跡恍若漩渦,不斷的轉著,會把我吞噬到哪裡去呢?

……
……
……
……
……
……


這次夢這麼完整這麼首尾呼應這麼虐心幹嘛?

鬧鐘還沒叫害我第一堂課沒上到,搞什麼!



而且原來我潛意識裡面是喜歡病弱少年的嗎?(翻桌)

然後,比之前一個熱鬧非常的夢,這次的熟面孔只有三個人,
所以……以下開放大家領取角色(?)

然後覺得這次的劇情很適合這首:內山姑娘要出嫁

欸,駛賓士的,稍等一下唷~~~~(是說能追賓士也滿厲害的。)

文弱書生--

謎之少女--

我老爸--

捲款潛逃的廢物--

禿頭大叔--

茶館老闆--

路邊的小孩--

抬花轎的(A、B、C、D)--

肥肥的花俏媒人婆--

甩手釘(A、B、C)--peggy、趙杯(因為他們說被美女摸過......囧)

白絹--

墨漬(無數個)--



謝謝縮抗。

老娘要去做正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