噓!別說話。

關於部落格

看著他隨著時間流逝而去。

關於圖:


因為有那片天空。





何処にですか、私の夢 。



沒有永遠的孤獨。

  • 418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絕對是個好妹妹

  昨天晚上,玩Blender玩到很晚,
修改3D模型比想像中的有趣很多,但是真的很花時間....。
(覺得自己度數又加深了。)

最後體力撐不住去睡覺。

然後做了一個夢。




  夢到表哥一家人來高雄玩。

  姨丈說,表哥最近常常望著電腦像癡漢一般的微笑,我也看見了,真的很像癡漢。

  表哥大我一歲,這輩子就我所知沒交過女朋友,我很擔心他會變成魔法師。
  (好吧,也許我該先擔心自己QQ。)

  本來以為又是哪個長腿女星,卻發現是個長腿素人正妹。

  而且有一頭黑長髮、水汪汪大眼,長得滿有氣質。

  「欸,表特版看到的喔?」我問。

  「不,其實是在學餐碰到的,覺得她人很好。」哥哥說。

  「學餐?」我問。

  「之前回學校找學弟打球。」

  於是我決定前往清大學餐一探究竟。

  夢中移動是很快速的。

  三秒內我就瞬間移動到了水木餐廳。

  這個時間點意外的沒什麼人,所以我坐在角落的一個座位,觀察著。

  不遠處,果然有一個跟照片中很像的女生,看來就是本人無誤,正在畫畫。


  ㄍ,好正。


  所以我開始思考--

  1.正面搭訕。
  2.做點事情引起她的注意。
  3.以上皆是。

  我選三。


  「哈囉,妳在畫畫啊?」我走過去,坐在她的對面。

  「嗯,對啊!」她抬起頭:「這是別人指定的。」

  「指定?」

  「算是打工吧?」她笑得靦腆。

  「打工?」

  「嗯,對啊!」她說:「我偶爾會去創意市集擺攤,除了畫畫,還會做娃娃。」

  「是毛茸茸的那種嗎?」我問,接著從包包裡面拿出了之前自己做到一半的羊毛氈玩偶:「像這種?」

  「啊啊,是羊毛氈!」她的眼睛忽然放出了光芒:「我最近剛好也在弄這個。」

  然後她就從她的包包拿出了一個超大型的羊毛氈玩偶半成品。

  ㄍ,好專業。

  於是,我就開始跟她聊天,一邊聊,我們同時一邊在做自己的事情。

  從生活瑣事到社會議題到經濟教育到科技新知到國際政治無所不聊。

  覺得這個人的價值觀根本跟我超接近。

  但是不行,我要幫哥哥做點什麼才行,得讓她對哥哥有印象才行。

  「話說,妳都在這邊趕工嗎?」我問。

  「嗯,因為是自己的學校。」她說:「常常沒有課的話,就會在這邊買杯飲料,然後開始趕工。」

  「這樣不會有人圍觀嗎?」

  「圍觀喔!」她輕笑了一下:「偶爾確實會有人好奇地看一眼,不過我想我的作品還不至於會讓人圍觀吧?」

  「我覺得妳的作品不錯啊!」我說:「會讓我以後每次來都想坐在這邊看。」

  她忽然愣住了。

  「這麼說來,確實有個男生,常常會默默地站在附近看我創作呢!」她若有所思的說。

  完蛋惹,那個男的是看作品還是看妹子啊?

  還是都看?

  這樣哥哥不是危險了嗎?

  還是就是哥哥本人啊?

  「哦哦,那不錯啊!」我說:「有人欣賞是件好事,話說那是個怎麼樣的人啊?」

  「我想想喔……。」她抬頭,認真思考:「戴著粗框眼鏡,穿著很普通的T-恤,沒很胖但也沒很瘦,身高大概跟妳差不多高……大概就是普通的宅宅工程師臉的那種男生吧?」

  全清大+交大幾乎大多數的男生都符合這個條件啊!

  不,就算去中興,也可以隨便就撈出一堆這種人。

  不不,就是全台灣,也一堆這種人啊!

  「呃……那請問妳見過這個人嗎?」我只好遞出手機,翻出哥哥的照片:「這是我表哥,他去年從清大畢業,我想說不定你們認識。」

  「啊,就是他。」她笑了:「我猜這大概就是忠實粉絲吧,所以有天忽然問他,如果出了商品,會有興趣嗎?」

  哦哦,沒想到這麼上道,有機會了:「結果,我哥怎麼說?」

  「他好像有點緊張,然後就慌亂地跑了。」她嘆了口氣:「之後好像就沒看過他了。」

  ㄍ,我收回前面那句話,超級廢的啊。

  「那麼,妳願意的話,可以加他的FB。」我說:「我想我哥哥應該只是覺得很不好意思吧,如果妳加他FB我想他會很高興的。」

  「這個嘛……這樣會不會很奇怪啊?」她問,但是臉上的表情看得出來是準備要掏手機的樣子。

  加油啊,老哥,剩下就得靠你自己了。

  於是,我遞出了手機--






  然後我的鬧鐘就叫了。

  醒過來後,什麼長髮正妹什麼愛做手工藝什麼清大水木餐廳都是一場空。

  我好餓,我要去吃東西了。








  我覺得,我絕對是個好妹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